二十木

梼廿/念
胜茶轰出沉迷中

《Carrie》

是我家的孩子 我疯狂表白老师(疯辽

梦境:

*朋友的朋友家的孩子,很喜欢设定就要了授权写了片段


*比较仓促     日后会修改




这是人类史上最大的一次有计划性的女巫捕杀活动。


  良家妇女被迫押上街头斩首示众,无知的女孩被从父母温暖的怀中剥离,毫无抵抗能力的老妪的尸体被丢弃街头。


  时年1487年。


  在人手一本的《女巫之槌》的“引导”下,无数无辜的女性被送上被告的座位接受基督教的审判,而她们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举止言行,都将被视为她们和恶魔交易的肮脏证据。接着火舌将舔上她纯白的裙角,把她和她那痛苦的哀嚎一起吞噬殆尽。


  这是一场浩劫,后人,也许是今人荒诞地称其为女巫大审判。


  嘉莉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女巫,但她不能忍受有人将魔女和女巫这两种概念混淆在一起。普通女性暂且不提,教会针对的本应该是那些以淫邪之术祸害人名的妖女,而不是这些研究自然之法制作特殊药物的知识分子。但是嘉莉清楚,疯了魔的教会目的很清晰——无非是铲除异端,稳固自己的势力,确保教皇至上的地位罢了,女巫审判只不过是个幌子。女巫的前身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,她们在昔日里很受尊重,如今女性却约束在教会的教义下,从小被教育要绝对服从于男性,智慧的女性还被看作是魔女。她们被贬低被丑化,如今还要处身于人间的业火中饱受煎熬。


  嘉莉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年代和这样一个糟糕的日子里被举报了。


  证据是她家里的一口大锅和一身乌黑的斗篷。


  嘉莉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牢牢地绑了起来。她被压跪在地上,抬眼看着面前的证物。那口大锅是她用来熬制药剂的,她曾经还在沿海城市居住的时候,用这口锅煎了上百份汤药用来救助百来个村里井水被投毒的村民。那身乌黑的斗篷方便她在夜里穿行,她曾经用这方她最喜欢的斗篷包裹住了一只流浪的黑猫,给他取名Meredith。


  嘉莉眼神呆滞地望着黝黑的大锅和斗篷被人砸碎和撕碎,碎片落在地上,发出像是天空崩塌溃裂的声音,如同惊雷清晰地贯入她耳中,沉重而空洞。


  嘉莉不记得她是否有挣扎过,她只记得在她前面被投海的那个女孩儿,只是因为被一只黑鼬攻击留下了伤口,扑通入水的声音都轻柔得宛若叹息。


  太轻了,生命的重量太轻了,轻到还没来得及沉及海底,就已经消散在海波中了。


  嘉莉僵硬地被推至海边,她垂下白皙脆弱的脖颈低头看去。


  海浪骇人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炙热的火焰。惊涛怪浪争先恐后地踩过彼此,朝陡壁上铺卷而来,伸张着声势浩大的爪牙,像无数头面目狰狞的凶兽贪婪地朝猎物扑过来。


  嘉莉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身后的人一个推力推向了深渊般的海洋。


  海色和浓重的夜色融为一体,悄然吞进又一个灵魂。


  嘉莉感觉到海水包裹自己身体的瞬间,窒息般的水压也碾了上来,挤压着她的眼口鼻,灼热的缺氧感被呛进的冰冷水流切断,嘉莉脑子里一片空白,眼前满目深蓝。


  她努力划动四肢想往上游,渴望浮出水面汲取赖以生存的氧气,却被凶狠的浪头一头拍进水里,眩晕感紧跟着就刺进脑袋,千百个尖利的嘶吼撕扯着她的神经,消磨着她的意志,。嘉莉本能性地蜷起身子想要维持平衡,一双手臂下意识地胡乱挥着,海底却像是有着无形的吸引力一般,如同无数双手抓住她瘦弱的身体往深处不容置疑地拽去


  没过一会儿,嘉莉微不足道的挣扎就结束了。


  她银色的长发散落漂浮在安静的水底,宽松的长袍笼住她不堪一击的身躯,水托着她往更深处潜去。


  她沉于海中的身影就像是这茫茫黑夜里温柔而明亮的月光。


  那是这个时代最缺少的东西,是人们在冗长的黑暗里寻觅的东西。


  呼吸平稳的海洋里倏然擦过一道微小的银色亮光。一条银色的鱼尾有力地摆动着,朝着那道月光游去。

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二十木梦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我家的孩子 我疯狂表白老师(疯辽